分享到:
小草坝的奇异恩典丨使我敬畏,引我回家
发布时间:2018年7月11日

一个有坚定信仰的人能如何藐视困苦,又能创造何种绝无可能的奇迹?

从湖南走出去的着名经济学家杨小凯,记录过在文革狱中第一次接触到的一个基督徒。

文革时的中国,信教的人就象妖怪一样稀少,公开的教徒自然成了稀世珍物。我自己认识的人没有一个信教的,而李安祥成了杨小凯认识的第一位“上帝的使者”。第一次看到李安祥跪在他床边的铁栏杆旁祈祷时,杨一点也没怀疑他是一个疯子。吃饭前在胸前划十字,早晚做祷告,那时看来都属于非常荒诞的行为。

 

但不久杨就发现李安祥一点也不疯。他每天都争着做倒便桶,打水的脏活、重活。有天他一个人细细摸摸准备了一大把抹布,然后走到每个围在地中木桶边打牌的人身边,请他们坐在床上去。他说“今天是洗地的日子。”

李安祥每个星期要抹一次地板。杨走过去问他:“我帮你的忙?”他和蔼地说:“你们都坐到床上去,我一个人就够了,有上帝助我。上帝要我来吃尽人间苦,拯救我的灵魂。” 

牢房的地是用三合土(沙、泥、石灰)做成的,洗起来很不方便。李安祥先用水冲一遍,然后用抹布一点点把水吸起来拧在空便桶里。然后再用干净水冲,再用抹布 吸干,把脏水拧在马桶里。他这样重复三遍后,黑糊糊的地就变成红亮干燥的地了。李安祥蹲在地上干一两小时后,整个房子里似乎都亮了很多,空气也好了一些。

 

 

这个基督徒的罪行,不过因为贴了份大字报反对文革,就被判了十年刑。他在监狱里的行为使杨非常感动。他尽量帮助别人,在被迫害面前一点也没有害怕、恐惧,还替狱友祷告。这使杨小凯感受到,世界上确实有一种“无缘无故”的爱存在,——找不出一点利益计算的理由。后来小凯也由一位“唯物主义者”皈依成为虔诚的教徒,盖肇始于此。

1887年,一个名叫Samuel Pollard英国青年从上海溯江而上,试图经重庆进入终年云遮雾绕,瘴虐横行的乌蒙山区,他的志向是向这个偏远地区的人们传教。到1915年他把生命留在这里的时候,人们已经忘记了他本来的名字,永远记住了他的中国名字,伯格理。

 

此事谈何容易。他们的船在长江上一个叫“撑天滩”的地方触礁,人和马及全部沉没,两个同伴仅以身免。他们只好改走旱路,沿崎岖艰险的五尺道,过豆沙关,进入云南昭通。

伯格理的昭通年代很是平淡,传教事业进行得不够顺利,收获了了。但这也是他的学习年代,他和中国人密切接触,尽力溶入当地的生活,体察民情风俗,世道人心。

在这一时期,因气候寒湿,蛊毒肆虐,他罹患了眩晕头痛症,曾经昏倒于传教路上。当地小草坝的苗民炖了一碗天麻汤给他吃,使他很快得到救治。清醒之后,伯格理看着碗里的天麻,心知这是天麻与自己的缘分,也是与上帝的缘分,是来自上帝的奇异恩典。

 

1908年伯格理回了一趟英国,带回去的礼物中,就有昭通小草坝的天麻。

等到他进入贵州苗族聚居的石门坎时,他已经像是开了挂。他会讲很多种语言,包括汉语、苗语,还有少量的彝族话,而且懂得中国社会官场与民间的礼仪。又很喜欢娃娃,又谦虚,穿一身苗族衣服。他先传教,讲基督教的道理,然后再带领苗民去做礼拜,苗民信教以后就放弃了群婚的旧例,开始认字读经,不再去拜水、拜山,成了基督教徒。

历史上,石门坎这个苗寨所属的威宁县曾经隶属过川、滇、黔三省的管辖,至今,这里仍然交通不便,十分贫困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山村,百年间竟有令人叹服的文化景象:“这个从物质角度观察近乎炼狱的地方,在文化视野中别有一番景致,这里曾经是文化圣地,一个蛮荒不驯的小村落,异军突起,带领苗族和周边川滇黔十多个县少数民族扫除文盲,勃兴教育,风云叱咤,成为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。这里曾拥有许多个第一:创制苗文,结束了苗族无母语文字的历史;创办乌蒙山区第一所苗民小学,建威宁县第一所中学;培养出苗族历史上第一位博士;在中国首倡和实践双语教育,开中国近代男女同校先河;倡导民间体育运动;创建乌蒙山区第一个西医医院,建中国第一所苗民医院;乌蒙山区第一个接种牛痘疫苗预防天花的地方;创办中国西部最早的麻风病院……

是的,这些都是伯格理矻矻孜孜,艰苦卓绝,坚忍不拔所取得的奇迹。

1915年9月,伯格理在石门坎因施救患伤寒的学生,不幸感染病故,享年51岁。他的墓碑刻着:人竟宿于石门,神将赐以木铎。可谓求仁得仁。

 

故事并未结束。

1917年,在其逝后三年,伯格理翻译的苗文版《圣经》印刷出版,书中附有一幅“东方地图”,在地图的云南昭通境内清晰可见地标出一个小圆点,其下有英文“小草坝”字样,上帝以这样的形式,表达了对伯格理,以及通过伯格理对于乌蒙山区各族人民的“奇异恩典”。  

电影《无问西东》,也对此一地区源远流长的西方牧师的传教德行善举有艺术的表现。一位断腿的牧师和蜷缩在草棚里的孩子们,在滂沱大雨中高歌,以歌声抵抗饥饿。当镜头扫过牧师胸前晃动的十字架时,可以确信上帝的大爱和福音的种子已经播在那些孩子的心里。

 

他们唱道:

奇异恩典,何等甘甜,我罪已得赦免;

前我失丧,今被寻回,瞎眼今得看见。

如此恩典,使我敬畏,使我心得安慰;

初信之时,即蒙恩惠,真是何等宝贵!

许多危险,试炼罗网,我巳安然经过;

靠主恩典,安全不怕,更引导我归家。

Copyright 2012 中国·365bet官网在哪_365bet游戏网址_365bet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:365bet官网在哪_365bet游戏网址_365bet娱乐平台
联系方式: 网站维护电话:0870-2222912 邮箱:ztstmtcj@163.com
滇ICP备0901689号 网站制作:365bet官网在哪_365bet游戏网址_365bet娱乐平台信息科 流量统计